行业新闻

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 医院趣事之那些有趣的患者姓名

医院趣事之那些有趣的患者姓名

发布时间:2016-09-23 浏览:539

作为一个临床护士,每天的工作要做到的是”三查八对”,总是需要核对病人的名字,也因此发生过很多有趣的小故事。现在我就开扒,看看我遇到过的那些奇葩名字!

A

那天下午推着治疗车扎点滴,叫一个病人名字“刘红花”。

“唉,在这里。”一个大爷朝我招招手。

我拿着吊瓶,瞬间就懵住了。

“不是应该是个大娘么?”我呐呐的说。

“怎么?老头就不能叫红花了。”旁边的一个男人嘟囔着说。

“哦,没有,没有。”我急忙辩解,并且手脚麻利的扎好了点滴。

“我爸爸应该叫刘红华,是当初公社会计给写错的。就一直这样叫了。”男人说。

我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从红华变成了红花,有这么一段冤假错案啊!

B

那年十月份,冷空气突然来袭,医院也没有给暖气。我推着治疗车去病房扎点滴。

“冷冰冰”这个名字一喊完,我浑身不禁一哆嗦。

“我这这里。”一个女人有气无力的说。

“天气冷,也没有给暖气,你要盖好被。”我拿着点滴,帮她又腋了一下被脚。

“没事,有我在,她姓冷。可是我姓温。只要她一冷,我马上就给她温。”旁边的男人说。

“哎呀,你们可是天作之合啊!”周围的家属羡慕的说。

原来这位姓温的先生,真的是这为叫冷冰冰女士的老公。

C

那是个炎热的夏天,下午我推着治疗车来到了病房。忽然一阵风刮过,转眼乌云遮日。不一会的功夫就是一阵急雨敲窗。

“真是及时雨啊!”我笑着说。

“嗯,我在这。”一位先生说。

我一看吊瓶签,就笑了,名字是“纪时雨”……

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扎上了点滴,这位先生说,母亲生他的那天就是阴云密布的就来了一阵及时雨。于是的老人就给他起了名字叫纪时雨。

D

那年我在传染科工作,正赶上流行性出血热,病人特别多,难免就会有病人重名。怎么办?

科室里的冰冰姐姐急中生智,临时按照年龄给病人在名字上分了“大”和“小”。

可是有一天,出现了一个分外棘手的事情。那天科室里好像是组团来了几个病人,都姓张,分别叫张庆华、张庆艳、张晓华。本来以为是亲属。可是人家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,都不认识。

“这几个病人一个房间,多容易出问题啊。”当班的医生说。

可是要串病房,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。因为每个房间的病人都是满满的。

于是又是冰冰姐姐急中生智,和张庆华商量,给她的名字改成了王庆华。还有一个病人也改了姓氏。告诉病人住院期间为了避免差错,只能委屈一下。病人立刻同意,表示理解,还不忘自嘲似的埋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起那么个大众化的名字,到了医院也重名。还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病房的门,以后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亲属了。

看着病人如此的通情达理,我们都笑了。

E

那天在治疗室装药,看见病人的名字我就一愣,病人居然叫“张学友”。

“不会是歌神张学友来我们科室住院了吧。”我暗自嘀咕。

想想还是拿来了静点卡,一看上面明明写着“张学文”。看来是歌迷小童干的好事,抄卡片的时候思想不集中,写成了张学友。

去扎点滴的时候,看到这个张学文是个农村的老大娘。

她说:“这医生,就是一个追星迷。我说我叫张学文吧!他说张学友。”好在我扎完了点滴,赶紧跑了出去,笑的直不起腰来。

F

其实最逗得还是我们医院有一个主任叫金龙镇,是一个鲜族人。有一年他申报晋级的材料,在档案袋上写明:黑龙江省密山市金龙镇。他拿去上交给上级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看了看说:“黑龙江省密山市已经是写的挺全面的了,不用再写金龙镇了。”说完他拿起笔来就把“金龙镇”这三个字给划了!划了!了!

有人说在医院工作苦、累、委屈的故事好像是怎么讲也讲不完,我觉得也不见得,在医院里也发生过很多很多有趣的小故事。炎炎盛夏希望我的故事能给你带来一丝清凉。


相关信息

关闭
关闭